参与暗访的南方电视台《今日一线》记者称:没有深入调查就没有发

  新快报讯今年8月,本报记者和南方电视台《今日一线》记者联合对“迷药罪案”进行暗访深入调查,逐步揭开“”案件的层层面纱。昨天,参与暗访调查的《今日一线》记者立杰(化名)表示,新闻必须用客观事实来说话,如果没有进行深入调查,并且刻意避开一些细节而作出论断,很不妥当。

  立杰说,《今日一线》介入调查“”罪案,是因为之前也接到一些市民关于遭遇迷药犯罪的投诉。“这些投诉的人基本都是这样的情况:在清醒状态下,被陌生人拍肩或递报纸后意识就开始模糊,等钱包手机被偷掉之后,才被旁边的人唤醒。”在这样的前提下,南方电视台的有关领导才决定派立杰和《新快报》联合进行调查。

  立杰表示,《今日一线》和《新快报》联合调查的目的,就是为了调查清楚“”是不是真的存在?如果是真的,这种罪案又被不法份子利用到什么程度?如果是假的,又是什么样的骗局?通过调查来揭露真相,绝对不可能抱着无中生有的目的。

  “其实一开始,我也是根本不相信迷药的存在的,包括你们报社记者翠峰在天河体育中心公交车上被施迷药偷去手机的事,我还以为是他不小心丢了手机而已。”立杰回忆说,“但是随着暗访的推进,以及对个案的深入采访,我从不相信到开始相信了。”

  立杰回忆,8月份他是与《新快报》记者共三个人一起去暗访的,“药贩对自己的药效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要让我们其中一人做试验,因为怕有后遗症,出于安全考虑,我们只用携带的两只白鼠做了试验。”药贩朝一只白鼠的面部喷了一点迷药,老鼠全身颤抖约一分钟就断气了。而在场一名记者因为来不及用毛巾捂鼻,闻到药味后,足有三分钟说不出话来,差点也被迷晕了!

  对于有媒体质疑“迷药”存在的可能,立杰说,如果有人说迷药不存在,那就请他们出来解释为什么。

  立杰认为,在调查采访的过程中,他发现市民在遭到迷魂被偷或被抢后丧失意识,导致警方无法查证,但他感觉,这些案例相当一部分是真实的。“就像《南方都市报》也报道了的深圳女子被迷劫的个案,我去采访过受害者,她说被拍肩后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后发现被拿走钱和手机,她觉得奇怪的是,被迷清醒后,她发现自己并未躺着,而是站着的……这些事情应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呀。我觉得对于这种事件,媒体有必要继续追踪下去,揭露其真相。”